2014亚太地区人权状况概述:中国处决的人数多过世界其他国家

2014亚太地区人权状况概述:中国处决的人数多过世界其他国家

 

亚太地区横跨半个地球、涵括超过一半的人口以及大部分的儿童。近年来,亚太地区的政经实力渐增,迅速改变全球权力与财富的导向。中国与美国争夺影响力,而亚太地区强权,例如印度、中国与东南亚国协(ASEAN)之间的动态也同样重要,我们必须在这脉络下解读人权趋势。

儘管2014年有部分正面进展,包括一些国家选举已承诺要改善人权,整体方向仍是退步的,包括犯罪者免责、女性仍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与暴力、持续使用酷刑与更多死刑、镇压言论与集会自由、施压公民社会以及威胁人权捍卫者和媒体工作者。

令人担心的迹象显示,对宗教与族群的不容忍与歧视正在增加,而政府或同为共谋,或无力採取行动对抗歧视。部分地区的武装冲突仍持续发生,尤其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的联邦直辖部落地区(Federally Administered Tribal Areas,简称FATA)、缅甸与泰国。

联合国发布一份关于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北韩)人权情形的完整报告,提供该国几乎所有系统性侵犯人权的细节,依然有数十万人关押在集中营与其他拘留所,其中许多人未经审判,或未被以任何可辨识的罪名起诉。2014年底,联合国大会认可该报告提出的忧虑,并送交安全理事会讨论。

难民与寻求庇护者的处境仍相当艰难,包括马来西亚与澳洲在内的数个国家违反国际法禁止遣返原则,将难民与寻求庇护者强制遣送回国,致使这些人在国内面临严重的人权侵犯。

亚太地区数个国家仍持续执行死刑,2014年12月,塔利班攻击巴基斯坦白夏瓦市(Peshawar)的陆军公立学校,造成149人死亡,其中134名是儿童。这是巴基斯坦史上最惨烈的恐怖攻击。承此,巴国政府取消暂停执行死刑,并迅速处决了7名涉入其他恐怖攻击的囚犯,而巴国总理宣布由军事法庭审理恐怖份子嫌犯的计画,让人对审判的公平性增添疑虑。

同性恋在数个国家仍是犯罪行为,印度最高法院裁定跨性别者受到法律认可,而马来西亚上诉法院则判决,规定变装违法的法律牴触宪法。儘管如此,针对跨性别者的骚扰与暴力案件仍时有所闻。

正面的是,透过更平价可得的通讯科技,更多年轻人彼此串连投入社会运动。然而面对这些主张权利的年轻人,多国政府诉诸收紧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结社的自由,并试图削弱公民社会。

社会运动抬头

2014年亚太地区的社会运动风起云涌,年轻世代透过更平价的通讯科技与社群媒体串连起来主张权利,而女性经常站在第一线。

选举让人们得以表达不满并要求改变。7月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在印尼大选中大获全胜,他在竞选时承诺改善人权。去年9月斐济举行了和平的选举——这是2006年军事政变以来的第一次,儘管言论自由依旧受限,选举期间我们看到社会和媒体的热烈辩论。至2014年底,距离上次柬埔寨大选和大型示威活动已经一年,首都金边的和平抗议几乎已成为日常事件。

更多行动者与人权捍卫者携手要求政府出面负责,2月在缅甸,Michaungkan镇居民在仰光市政府周边恢复静坐抗议,抗议政府无法解决他们的土地纠纷案件。

更多人权行动者向国际社会寻求支持,越南政府首度允许国际特赦组织入境,这是超过20年来的第一次。儘管有些新团体成立、社运人士更频繁地行使他们的言论自由权,他们仍面对严格的审查制度与惩罚。虽然6名异议人士在4月与6月提早获释,但仍有至少60名良心犯身陷囹圄。

在香港,主要由学生领导的数千名抗议者,从9月开始佔领街道争取普选权。随后在中国超过100名的行动者因声援香港抗议者而被捕,到年底为止仍有31位被羁押。

2014亚太地区人权状况概述:中国处决的人数多过世界其他国家
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中间者)。
压迫异议

面对逐渐增加的社会运动,多国政府当局限缩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的自由。2014年中国打压维权运动的力道加剧,与新公民运动有关的多人被判刑2年到6年半不等,该运动是个鬆散的社运网络。人权捍卫者曹顺利遭羁押时中国当局拒绝提供适当的医疗照顾,她随后于3月在医院去世。

北韩没有独立的公民社会组织、报纸或政党,北韩人民有义务接受当局的检查,且可能因阅读、观看或收听外国媒体而受罚。

军队与维安部队过度使用武力(excessive force)以进一步镇压异议者。在柬埔寨,维安部队过度使用武力来对付和平抗议者,包括1月时使用实弹对付抗议者并射杀抗议的纺织工人,居住权行动者因和平抗议而入狱。5月泰国发生军事政变、宣布戒严后,我们看到许多人遭恣意拘留、禁止超过5人以上的政治集会、平民送交军事审判且无权上诉,同时用法律来限制言论自由。

马来西亚政府开始使用殖民时期的《煽动法》调查、起诉和监禁人权捍卫者、反对党政治人物、记者、学者与学生。媒体与出版社受到广泛的限制,法律规定印製印刷品须取得许可证,而国内事务部部长可以任意吊销证照,独立媒体则很难取得许可证。

印尼不断传出和平的政治行动者被逮捕与羁押的案件,尤其是在有独立运动历史的地区,例如巴布亚(Papua)与摩鹿加(Maluku)。在缅甸,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自由仍严重受限,人权捍卫者持续面对某些政府的强大压力。

斯里兰卡国防部发布一篇备忘录,警告所有非政府组织停止举行媒体活动,也不要散播新闻稿。这加深了已经盛行的恐惧与压抑氛围,而记者与人权捍卫者持续面对肢体暴力、死亡威胁与带有政治动机的指控。

工会也面临越来越多限制,在大韩民国(南韩),工会领袖Kim Jungwoo因为试图阻止市政府拆除抗议活动的静坐帐棚与纪念坛,而被判刑坐牢,检察官上诉后,他可能会被高等法院判处更重的徒刑。韩国政府也试图注销一些大型工会,有些工会也面临法律诉讼。

令人担心的趋势还有记者遭到带有政治动机的攻击,在巴基斯坦,至少8名记者因为他们的报导而遇害,使巴基斯坦成为对媒体工作者来说最危险的国家之一。在阿富汗也有越来越多记者遇害——那些报导选举的记者尤其危险。马尔地夫的多名记者遭到非国家行为者的攻击,且攻击者未受惩罚。

同时也有证据显示媒体空间受到限缩,在斯里兰卡,媒体持续遭到恐吓,包括关闭Uthayan报社。在孟加拉,部落客与人权捍卫者被捕,并面临审判与监禁。在巴基斯坦我们看到电视频道遭到停播,而中国的国家审查试图查禁照片、封锁任何支持民主抗议的正面网路报导,同时报纸与电视台只准播报政府批准的新闻。

酷刑与其他形式的虐待

数个国家政府仍持续滥用酷刑与其他形式的虐待。

在菲律宾,警方刑求鲜少接受调查与惩处。儘管菲国批准两项主要的国际性反酷刑条约,但毒打以及电击和坐水凳(注1)这些酷刑方法,仍旧经常地被菲国警方用来勒索与逼供。国际特赦组织去年12月曾在 「凌驾于法律:菲律宾警察施行刑求」报告中指出,菲律宾警方滥用酷刑已形成了有罪免责的普遍文化,因此纵容该国警察实施酷刑却不受到任何管束。

注1:犯人被绑成脚比头高的姿势,以毛巾覆盖脸部后,将水倒在犯人脸上,这种酷刑会使犯人产生窒息与淹死的感觉。

中国身为执法装备的主要製造与出口商,为了巩固此日渐成长的市场地位,也在这些设备上添加了一些不合法功能,例如具电击功能的警棍与特别加重的脚铐;同时,合法使用的执法武器如催泪瓦斯也很容易被滥用。这些酷刑与其他形式的虐待仍持续地在中国氾滥。

去年3月黑龙江省建三江法律调查中心的4名律师调查酷刑,却被蛮横拘留与酷刑虐待。其中一名律师回忆当时状况表示,他的头部被面罩罩住,手铐铐住手腕后悬吊背后,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惨遭警方毒打。

在北韩,数以万计的人民仍然被关押在政治犯集中营与其他拘留处,被拘留的人民受到极严重的人权侵犯,例如遭到法外处决与酷刑及其他形式的虐待。

现行的究责性机制仍不足以应对酷刑的指控,常常让受害者及其家属无法获得司法正义和其他有效的补救措施。在阿富汗,国家安全局(NDS)被指控对个人的侵犯人权的案例不断,其中包括酷刑和强迫失失蹤。另外,在斯里兰卡,被拘留者仍时常遭受酷刑与其他形式的虐待。

在印度,需要特别关切的议题是长期审前拘留和拥挤的监狱空间,该问题主因包括无差别逮捕、调查和起诉过于缓慢、法律援助制度薄弱、保障措施不足。印度最高法院派令地区法官立即区辨并释放部分审前拘留犯,这些拘留犯目前被监禁的时间已超过罪名成立后所需服刑期一半以上的时间。

武装冲突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虽已结束13年在阿富汗的攻击任务,却仍维持国际武装部队继续留驻。武装份子在阿富汗的攻击事件不断发生,在2014上半年度已呈现了历史新高。在巴基斯坦邻近阿富汗边境的联邦直辖部落区(FATA)也持续可见武装冲突事件发生,6月在北瓦济里斯坦(North Waziristan)区域,军方发起大规模攻击行动,同时,美军也以无人机飞弹加入攻击武装份子行动。

然而,去年12月在巴基斯坦境内发生历史上最严重的袭击,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中的几个武装分子袭击白夏瓦陆军公立学校,以机枪扫射与自杀炸弹攻击造成149人死亡,其中死者包含134位孩童,并造成数10位孩童与教师受伤。

缅甸克钦邦(Kachin)和北部掸邦(Shan)之间的武装冲突已经进入第4年,双方承认犯下非法杀害、酷刑折磨与其它虐待的罪刑,包括性侵和其它性暴力罪行。在泰国,武装暴力继续在北大年府、惹拉府、陶公府(Pattani, Yala, Narathiwat)这三个南部省份以及宋卡府(Songkhla)部分地区泛滥。维安部队捲入非法杀人、酷刑和其他虐待,而据信武装份子是2014年期间平民袭击攻击的主谋,包含公共场所的轰炸事件。

2014亚太地区人权状况概述:中国处决的人数多过世界其他国家由北约协助训练的阿富汗安全部队。

长久以来,持续不断的有罪免责是侵犯人权的常见问题,这也包含在武装冲突情况下发生的免责事件。在印度,国家相关部门不但往往未能预防与打击国内的犯罪,也不惩罚恣意逮捕、拘留、酷刑和法外处决等恶行。另外,印度的刑事司法系统负担过重,因此无法替那些受到酷刑虐待的人伸张正义,也无法为人权侵害事件进行公平审判。此外,武装份子的暴力攻击致使人民时时置身于危险之中。

不过目前已将某些过往罪行定罪并进行逮捕,例如,柬埔寨特别法庭(红色高棉法庭)审判前红色高棉政权领导乔森潘(Khieu Samphan)与第二领导人农谢(Nuon Chea),以危害人类罪处以终身监禁。在菲律宾,退役少将乔凡朵帕尔帕兰(Jovito Palparan)在去年8月遭到逮捕,面临绑架和非法拘禁大学生的指控罪名。

印尼在前总统苏哈托(1965年至1998年)的统治下,及随后「烈火莫熄(reformasi)」期间,人权被侵犯及虐待的受害者们,持续对自身所遭受的国际法罪行争取正义、真相和赔偿。然而,许多涉嫌严重侵犯人权的案件,在初步正义审查执行,提交国家人权委员会并转送至总检察长办公室后,就再也没有下文。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针对斯里兰卡内战期间犯下的战争罪设立国际调查报告,斯国政府官员和支持者威胁人权捍卫者不能与调查人员有所联络或配合调查。

去年4月,尼泊尔议会通过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C)法案并成立两个委员会,一为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另一为强迫失蹤委员会,皆具有建议特赦的权力,权限涵盖严重危害人权的暴力行为。虽然在2014年1月,最高法院已裁决2013年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类似法规,如建议特赦权,乃违反国际人权法,且不符该国2007年临时宪法的精神,但尼泊尔议会仍无视于该项裁决而通过法案。

迁移人口

某些国家严重违反禁止驱逐难民的国际禁令,强行遣返难民与寻求庇护者回到那些会遭受人权迫害的国家。去年5月,马来西亚当局强行遣返两名难民和一名曾被联合国难民署(UNHCR)保护的寻求庇护者,驱逐他们回到斯里兰卡,让他们再度面临遭受酷刑的风险。而斯里兰卡当局从未充份评估寻求庇护者的庇护申请,就直接拘留或驱逐庇护者。

阿富汗难民的数目在联合国难民署统计中始终高居不下,阿富汗的邻国伊朗和巴基斯坦收容了高达270万登记难民身分的阿富汗人。联合国难民署今年3月记录总计共有659,961名阿富汗人,因为武装冲突、治安恶化与天然灾害而流离失所。令人担忧的是,被迫流亡的情况会因2014年底的安全转移计划而大增,因为当地叛军亟欲佔领先前被国际势力掌控的领土。

国内移民的迁徙也造成歧视的问题,中国具有称为户口的户籍制度,使得农村居民可以轻易迁移到小型或中型城市居住。根据户籍所在地能获得许多福利和服务,包括教育和医疗保健,因此造成歧视的现象,这样的制度迫使许多国内移民将年幼的孩子留在农村。

移工继续面临虐待和歧视,在香港受到瞩目的案件涉及3名女性印尼外籍帮佣,她们的前雇主面临21项指控,包括意图造成严重人身伤害与拖欠工资。去年10月份,国际特赦组织发表的调查发现,南韩各地的农民移工有许多虽在僱佣许可制度(EPS)保障内,却超时工作、或薪资过低、或被禁止每週带薪休假和休年假、违法分包工作以及生活条件恶劣,许多人仅因他们的外籍身分而在工作中遭受歧视。

澳洲延续之前的强硬做法,不但遣返那些飘流而来的寻求庇护者、或将这些人转送到巴布亚纽几内亚或瑙鲁(Nauru)海上移民拘留中心,或直接在澳洲拘留他们。

不断升温的宗教与种族不容忍

宗教与种族之间的不容忍与歧视在2014年内有逐渐升温的趋势,与当局同为共谋或拒绝採取任何打击行动有相当的关连性。在巴基斯坦,「亵渎法」仍是滥用私刑暴力的藉口,当地警方接获「亵渎罪」嫌犯即将遭受攻击的警告,但却没有採取足够的措施来保护他们。另外,亵渎法也在印尼造成冲突紧张的气氛,国际特赦组织在去年11月曾建议废除印尼的亵渎法,并呼吁所有因此监禁的犯人应被立即释放。

针对宗教和种族身分而产生的暴力攻击事件不断显着升高,但显而易见的是政府失责,未能处理高涨的宗教和种族不容忍。缅甸和斯里兰卡政府未能解决佛教民族主义团体因国籍、种族和宗教不同,而煽动的仇恨暴力事件,且缅甸政府未能允许罗兴亚人(Rohingyas)拥有平等公民权。

在巴基斯坦,什叶派穆斯林遭受武装份子攻击而亡,艾哈迈迪派(Ahmadis)和基督徒也被锁定为攻击的目标。在斯里兰卡也可见武装份子对穆斯林与基督教徒的暴力攻击,但当地警方未能保护他们,或未对此类犯罪进行任何调查。

在中国,藏人继续面临种种自由权利的歧视和限制,例如思想自由、道德良知和宗教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与和平集会自由。图博(西藏)示威者在四川省甘孜进行聚集示威活动,以抗议部落领导人遭到拘留,据报导,他们遭到警察与安全部队开枪攻击。而新疆维吾尔人普遍面临就业、教育与住房上的歧视,并面临宗教自由受到限制以及政治边缘化。

部分国家的政府部门利用宗教名义,正当化持续发生的歧视行为。马来西亚联邦法院驳回一项上诉,内容为要求解除基督徒报在出版品使用「安拉」字眼的禁令,当局辩称此字眼在非穆斯林文学中使用容易混淆人心,且可能导致伊斯兰教徒改宗,该项禁令导致基督徒受到恐吓与骚扰。

1984年在印度发生的锡克教徒大屠杀已迈入30週年,诸如此类针对宗教少数族群的大规模攻击行动,至今仍未究责。

2014亚太地区人权状况概述:中国处决的人数多过世界其他国家流亡印度的藏人。

许多国家人民仍遭受歧视,尤其是在当局未能採取足够的措施来保护国内社群的国家。

在尼泊尔至今仍普遍存在的歧视包括性别、种姓制度、阶级、种族和宗教,受害者通常遭受排斥、酷刑和其他虐待,其中也包括性虐待。被边缘化的女性族群,包括贱民阶级和贫困妇女,仍然面临因各种形式的歧视所造成的困难处境。在印度,贱民阶级妇女和女童继续面临着多重种性歧视和暴力.自行筹组的村委会常非法下令惩罚妇女的出轨行为。

日本政府没能站出来反对歧视韩国人及其后裔的言辞,也未能限制对种族蔑称的用语和骚扰,受到歧视的韩国人及其后裔被称为「Zainichi」(字面意思是「在日」,指居住在日本的朝鲜族)。12月,右翼团体「不允许在日特权市民会」在韩裔小学附近公开集会抗议,日本最高法院裁定禁止该组织针对韩国人使用种族蔑称。

在斯里兰卡,针对种族、语言、宗教的「少数族群」的歧视不断发生在泰米尔、穆斯林和基督教族群之间,少数族群在言论与结社自由上受到诸多限制。

性与生殖权利

亚太地区许多国家仍需要对于性与生殖权利的尊重与保护上多做努力。

菲律宾最高法院已在去年4月通过了生殖健康法,旨在提供政府资助的现代避孕法,并在学校内宣导生殖健康和性教育。然而,菲律宾却仍然具有世界上最严格的人工流产法,认为不论任何种形式的人工流产就是一种犯罪,无一倖免。

而印尼去年7月已立法通过,将性侵后可进行合法人工流产的期限缩短为40天,令人担忧的是此期限的缩短,将可能阻碍许多性侵倖存者无法及时进行安全人工流产。

尼泊尔妇女常因不断怀孕及辛苦劳动而导致子宫脱垂,但政府在根除这些对妇女和女童性别歧视的作为仍旧徒劳无功,因此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萨里尔.谢蒂特别在该议题大受影响的尼泊尔农村妇女社群推行「我的身体.我的权利」运动。

针对妇女的暴力

亚太地区的女性仍常遭受暴力对待,包括在行使权利的时候,举例来说,在巴基斯坦,来自北瓦济里斯坦特区(North Waziristan)部落机构,由Uthmanzai部落首领组成的传统决策组织(jirga),即以暴力威胁难民营中寻求人道救援管道的女性。

在印度,官方并未对针对女性的犯罪执行2013年生效的新法,或採取有意义的改革以确保法律的执行,超过15岁的已婚女性遭受的婚姻强暴仍未被视为犯罪。

在亚太地区的几个国家内,孩童被强迫结婚,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都有所谓的「荣誉谋杀」,在阿富汗,违反「消除对妇女歧视」的犯罪案件增加了,纵使无法确切指出增加的是实际犯罪数量或举报数量,针对妇女的暴力依然是最少被举报的罪行之一。

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在2014上半年申报了4154项针对女性的犯罪案件,当局批准或修订几条禁止家庭中受害与加害者作证的法律,由于大多数性别暴力的案件皆发生在家中,要起诉强迫婚姻、童婚或家庭暴力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日本,由政府指派複查的河野谈话起草过程研究结果已公开(河野谈话:日本政府在二十年前针对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慰安妇倖存者所发表的道歉声明),一些知名的公众人物发表声明否认或合理化这样的措施,而政府持续拒绝在官方使用「慰安妇」一词,且拒绝提供倖存者有效赔偿。

针对妇女和孩童的暴力有更进一步的报告,在巴布亚纽几内亚有女性与孩童被指控施用巫术,而遭受暴力,有时甚至导致死亡。负责法外处决、任意处决和即审即决的联合国特别报告员强调,与巫术相关的杀害为主要关切议题。

死刑

亚太地区的数个国家仍保留死刑,中国处决的人数仍多过世界其他国家处决人数的加总。

日本仍继续处决死刑犯,3月时法庭下令複审并立即释放袴田巖(Hakamada Iwao),他在1968年被逼供,历经不公审判后被处以死刑,是目前世界上入狱最久的死刑犯。

在越南,死刑仍持续执行,且有数人因经济犯罪遭到处决。

国家和国际的批判具有影响力,在马来西亚,已延缓对Chandran Paskaran和Osariakhi Ernest Obayangbon的处决,然而死刑仍持续施行,报告并指出处决以秘密方式执行。

1月时印度的最高法院裁定,死刑的过度延迟等同于虐待,且处决精神病患是违反宪法的,也制订了保护死刑犯权利的指导方针。

12月,巴基斯坦的塔利班攻击位于白夏瓦市一所学校后,该国即重启死刑,并开始处决遭受恐怖攻击相关指控的受刑人,据报导指出超过500人有被处决的风险。

阿富汗持续执行死刑,且多半基于不公平审判,10月有6名男子在喀布尔的Pul-e-Charkhi监狱遭处决。涉及集体性侵案件这群人中至少有5人,他们应该是经历了不公平的诉讼程序,法庭在公众及政治压力下被迫作出严厉判决,被起诉者表示自己是在拘留期间警方的酷刑逼供下认罪。

企业责任

企业有尊重人权的责任,然而在亚太地区许多国家,这样的尊重并不显着,在印度,仍有数以千计的人们因大型建设或商业计画而被强制驱离住家和土地,尤其是住在新扩建的矿场或水坝附近的原住民族群;在巴布纽几内亚的Porgera金矿区,採矿公司和居民间的紧张情势日益升高,6月时有约莫200户家庭因警方的强制驱离而被烧为平地,报导指出警方强制驱离期间施以身体和性暴力。

12月是1984年印度博帕尔毒气洩漏事件的30週年纪念,生还者持续受苦于毒气洩露以及工厂区汙染所导致的严重健康问题,陶氏化学公司和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并未回应博帕尔法庭所做的刑事传唤,印度政府亦尚未清理受毒害的工厂区。

在柬埔寨,土地和强制驱离所造成的冲突不断,使得抗议和对峙增加,地方当局和私人公司常牵涉其中,10月时有一群国际法律专家以10名受难者之名提供资讯给国际刑事法院,宣称柬埔寨政府广泛且经常性地夺取土地是违反人道罪行。

2014亚太地区人权状况概述:中国处决的人数多过世界其他国家
2015年1月,柬埔寨群众在法院外要求释放被判刑的土地维权律师及僧侣。
LGBTI (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和双性人)的权利

同性恋在亚太地区许多国家依然被视为违法,正面消息指出,4月时印度的最高法院在一场重大的判决中授予跨性别者合法认可,当局必须认可跨性别者视自己为男性、女性或第三性,并将其纳入社会福利政策以及教育和职业中的配额,然而对跨性别者的骚扰和暴力案件仍屡见不鲜。

11月,马来西亚做出一项历史性的判决,上诉法院裁决Negri Sembilan Shari’a这项禁止男扮女装及女扮男装的法令抵触宪法,然而国际特赦组织仍收到LGBTI族群仅因性别而遭到逮捕或监禁的报告,这些人仍持续受到歧视。

10月时新加坡最高法院支持刑法第377A节禁止双方同意下男性间合意的同性性关係;在汶莱,刑法新增加用石头砸死这项处罚,用在非刑事犯罪行为上,如婚外性行为、双方同意的同性性行为,以及偷窃和性侵等违法行为。

总结来说,在亚太地区地缘政治和经济强烈变动的情况下,加强人权维护和矫正失检行为的需求更形迫切,如此亚太地区全体人民才能在免于遭受制裁的情况下拥有真正的公民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