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会重演1994年全球市场慌乱吗?

2014会重演1994年全球市场慌乱吗?

 

随着美联储逐渐减少购债规模,美国经济进一步复苏,通胀抬头,2014年底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达到4%,或者更高。乐观主义者说,对美联储缩减QE的预期已经被市场所消化了。然而,“缩减”只是超宽松货币政策结束的第一步而已,离常态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1994年,美联储出人意料的举动引发了市场的恐慌抛售。这次,政策的转向已广为人知。自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5月份首谈QE削减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上扬了1个百分点,在圣诞节后达到了3%,但债券价格依然昂贵,而在对经济衰退和极端货币政策的担忧中到达顶峰的三十年债券牛市已经结束了。

这从很大程度上来讲是件好事,但市场的反应将会很剧烈。随着美联储逐渐减少购债规模,美国经济进一步复苏,通胀抬头,2014年底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达到4%,或者更高。其他全球债券收益率也将随之上涨,进而引发全球资本流动和货币市场的改变。

新兴市场已经能感受到变化了。对于一些市场来说,这意味着新的向上发展的可能性。但随着投资者逃离“受灾严重”的发达国家,MSCI指数在2009年和2010年几乎已经翻倍,而且现在新兴经济体也必须要消化资本流入减少给实体经济带来的影响。为了应对疲软的货币和高涨的通胀,巴西和印度都抬高了利率。新兴经济体的增长速度在下滑,一旦货币出现问题,它们只会卖出国债,而不是囤积。

投资者面临的问题是往哪儿逃。2013年,他们似乎找到了一个答案:发达国家股市涨势喜人,美国S&P 500指数涨幅达26%,但它也有可能重复近期其他资产品种的遭遇。黄金、大宗商品、债券和新兴市场股市泡沫涨了又破。如果货币情况加紧,债券收益率高于股票分红,发达国家股市可能将会是下一个倒下的。路透Starmine数据显示,美国股市远期市盈率为16倍。这并不是一个高的离谱的水平,但却足够让人担忧。

[作者伊恩•坎贝尔:Breakingviews专栏撰稿人。曾是荷兰银行新兴市场部门的首席经济学家,经济学人智库拉丁美洲的区域主管。2000年成为新闻从业者,开始为《华盛顿邮报》、《泰晤士报》、《独立报》、《经济学家》等刊物撰写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