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交案罪成‧三司:安华证词受质疑

肛交案罪成‧三司:安华证词受质疑

 

肛交案罪成‧三司:安华证词受质疑(吉隆坡18日讯)在宣判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肛交罪名成立逾一个月后终于週五对外发表的书面判词中,上诉庭三司质疑安华(67岁)供词的可信度,因为他在被告栏(犯人栏)内以不宣誓的方式供证,从而被大打折扣。以拿督峇立雅为首的上诉庭三司是于3月7日推翻高庭的裁决,一致宣判安华肛交罪名成立,必须坐牢5年。在共85页的书面判词中,上诉庭三司对安华摒弃在证人栏内宣誓供证,改选在被告栏内以不接受控方盘问的方式供证,提出强烈的质疑。在刑事罪案的法律程序,被告在被判表面罪名成立后,必须出庭自辩。被告可从三种自辩方式中选择其中,即:在证人栏内宣誓自辩、在被告栏内自辩,以及保持缄默。上诉庭在这份誌期的书面判词中质疑,“这有可能是因为安华不愿意让自己的供词接受被盘问的考验吗?若事实真的如此,为什幺?”上诉庭认为,安华根本无需担心不公平问题,因为他获得本身代表律师和法庭的全面保护。没传召证人证明不在场上诉庭也认同控方所指,即是在被告栏作出的供词,无法与在证人栏内以宣誓方式所给予的供词相比。“对法庭来说,安华在被告栏所作出的供词不能拥有相同的重量。”对高庭指安华在被告栏内所作出的供词纯粹只是为了否认而否认,上诉庭也表示认同,因为安华从未否认他被指在控状内所阐明的时间与地点出现过在案发现场。上诉庭认为,一个可靠或可信的自辩,理应是回答控方提问时所给予的答覆。“安华是必须协助法庭厘清所有疑点。”针对安华曾在高庭声称有14名证人可以证明他有“不在场证据”(alibi)的说法,上诉庭说,安华并没有传召任何证人,包括其妻子拿督斯里旺阿兹沙出庭,加以证明这一点。“不在场证据的辩护被搁置了,箇中理由到底是什幺,相信只有他知道。”上诉庭指出,安华不曾否认他于案发当天现身案发现场,也不曾针对其轿车被目睹在案发时间进入有关公寓,以及乘搭电梯出现在相关公寓单位等指控,提出质疑。“不在场证据足以组成一个为安华脱罪的完整的自辩。”上诉庭认同赛夫证词儘管辩方尝试从不同的角度对受害者赛夫供词的可信度进行攻击,但上诉庭认同高庭指赛夫是一名可信的证人。上诉庭表示在对赛夫的供词作了谨慎审议后,他们完全同意高庭的看法,并明白为何赛夫在不同意的情况下仍愿意与安华进行肛交。“赛夫的供词没有不妥,我们没有理由干预高庭对赛夫供词可信度作出结论。”赛夫曾投诉过此事上诉庭宣称,辩方律师为挑战赛夫供词的可信度,尝试以赛夫不是虔诚穆斯林、来自破碎家庭、姐姐和男人私奔,甚至把赛夫标籤为一个叛徒等。不过,上诉庭不认同辩方的说法,认为赛夫只是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受聘为安华的私人助理,且从小视安华为偶像,并一直受到安华特别的待遇与照顾。上诉庭指出,赛夫曾向数人投诉过此事,包括叔叔依占,却被劝告不要报案,甚至有人怀疑赛夫的投诉。“控方认为法庭应考虑有关罪行及安华和赛夫之间的关係,然而事发时,赛夫只有23岁,所有的罪行都是预谋,而且是在一个最不负责任及鲁莽的情况下进行。”上诉庭认为,由于整个过程中并没有使用保险套,显示完全没有考虑到赛夫的健康与安全问题。“安华不仅没有对本身的罪行感到懊悔,更指控赛夫是一名骗子。”上诉庭形容2专家“纸上谈兵”对安华在自辩阶段传召的两名外国专家──来自澳洲悉尼的布莱恩麦当劳和墨尔本的大卫威尔斯,上诉庭形容两人只是“纸上谈兵”的专家,供词也欠缺作为证据的价值。相比起麦当劳和威尔斯,上诉庭认为,马来西亚化学局化验师谢丽凤所给予的供词更为可信。窜改证据说法毫无根据“这是因为谢丽凤亲自针对样本进行化验及分析,单凭这一点,谢丽凤针对赛夫肛门样本所得出的结论就佔有非常大的优势。”“从资格角度来看,谢丽凤拥有脱氧核糖核酸(DNA)鉴证科的博士学位,更是化学局严重罪行单位主任,以致高庭法官认为谢丽凤拥有无懈可击的凭据。”上诉庭指出,麦当劳只是在法庭上传授其知识,而非从进行化验分析时得到的个人结论。“麦当劳只是阅读本身所获得的样本拮取手册,这也解释为何这两名专家无法接受谢丽凤在庭上的说法。”上诉庭也认同控方指警方从赛夫身上所採集的DNA样本并没有遭到窜改,因为查案官祖德佩雷拉是根据全国总警长指令(IGSO)的作业程序,把塑胶袋内装有赛夫DNA样本的容器取出,并个别放进不同的信封内。“在供证时,负责进行化验的谢丽凤已证实,装有赛夫DNA样本的容器完好无缺,同时没有被窜改的痕迹,否则,她一定会把这点记录在报告内。”基于祖德被指窜改或尝试窜改的可能性并未获得证明,上诉庭认为,祖德企图窜改证据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2014.04.1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