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肯定、老想讨好每个人?两个练习,让你倾听自己的声音

期待肯定、老想讨好每个人?两个练习,让你倾听自己的声音

 

让你回归做自己的自由!两个思考心法,从捨去他人评价,肯定自己开始,试着不要再讨好全世界!

从什幺时候开始,我变成只想讨好别人的人?

我的上一份工作是国际志工协会的领队,每年寒暑假固定带志工到海外社区服务,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做了三年多以后,我觉得心跟身体都很疲惫,在去年离职了。

现在偶尔还是会梦到我在带团,大概一个月一次,梦里我突然出现在机场,发现自己护照竟然没带,或是已经出团了,结果行程都没準备好,匆匆想调电脑里的资料来看。每次都觉得好焦虑,一片混乱,我怎幺是这样的一个领队,醒来后才发现,好险只是梦,我早已离职了。

这些梦反映了我在上份工作的压力与紧绷,到现在仍然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

昨天又梦到我在带团,可是这次的情境更激烈,竟然有两个团员自杀!他们就这幺从我面前跳下楼,粉身碎骨喷血死去,我惊吓崩溃极了!心里想着:「是不是我出团时都没有关照到他们?」「完蛋了,我这一生成为一个彻底失败的领队。」「回去怎幺对大家交代?」

可是我觉得这些内心的反应不太对劲,竟然没有一个是针对这个事件「本身」,或是出于对这两个逝去生命的「关怀」,都是想着「我自己怎幺面对」、「别人会怎幺看我」,而延伸出的无尽恐慌。

期待肯定、老想讨好每个人?两个练习,让你倾听自己的声音
图片来源:Pexels

梦里的自我反应,跟现实是一样真实的,甚至更清晰,这完全就是我在上一份工作最后做不下去的原因:我已经不太在乎事情本身,而是想用这份工作的成果来证明自己,所以极力避免在工作上犯错,也一直硬撑想做出些什幺。(推荐阅读:练习过不讨好的生活,欧普拉:「再也不为他人做不出于真心的事!」)

最近半年,这样极力想讨好他人的自卑不断冒出来,已经把我逼到墙角退无可退,强烈感受着这份不自由。

像是,最亲密的家人随口说:「欸!你又忘记关灯!」我就会立刻跑去关灯,然后紧张地看有没有什幺事也没做好,提心吊胆害怕家人责难,像是怕被猎杀的小鹿,做家事的动机是想讨好他们,而不是出自我的真心。可是其实家人并没有严厉苛责我,但不知道怎幺回事,我把这一切看得很严重。

我努力想要讨好每个人,却始终做不到,因为每个人要的都不一样,我不可能讨好所有人,这样的压力更加深了我的焦虑。

我给自己的星星游戏:他人的评价是唯一标準

我想起在人类图里面,有一个能量中心叫「意志力中心」,是关于自我肯定与价值感的能量。

有定义的人,对自己的存在价值有一定的肯定,再说直白点就像「自我感觉良好」,较清楚自己的价值是什幺,大方承认优缺点在哪里;没有定义的人,不容易持续感受到自我价值,再失衡一些,就会非常没自信,要做很多事情来证明自己值得存在,世界上约有 65% 的人是这样的。

我是空白的意志力中心,而且是传说中「受诅咒人生」的完全空白,连一个闸门都没开,我渐渐发现自己是这样时时刻刻想证明自我的:

就像绘本《你很特别》里面,每个人都会为别人贴星星表示认同,我也会一直为自己贴星星。比如,帮这个人开门时,我相信这是很棒的一件事,对方一定觉得我是贴心的一个人,所以我给自己一颗小星星,如果对方有回应谢谢,或是称讚我的行为,那不得了,就像得到三颗大星星,因为别人的评价比自己的重要!

期待肯定、老想讨好每个人?两个练习,让你倾听自己的声音
图片来源:Pchome

会得到星星也会失去星星,就是当我发现自己说错话或做错事的时候,我会把很多身上的星星狠狠撕去,并且骂自己:「你看!你真的是个烂人!」撕去星星的速度彷彿永远跟不上累积的速度,甚至每犯一次错就把全部归零。

做很多事时,我都会下意识想着:「这是可以得到星星的好行为!」「做这件事我可以得到很多星星吧!」或是「喔这是绝对会失去星星的事,一点都不正确!」「原来我之前伤害了这个人,从他那边累积来的星星都要不见了!」(推荐阅读:别拼命满足他人,学会活成自己便完整了人生)

当然,没有任何人真的在贴星星,星星也不存在,只是我自己创造出的小剧场,可是这游戏我玩了 27 年,直到现在。

最近意识到,我真的玩得好痛苦,完全被星星控制了,做什幺都不是发自内心深处,而是不知源于哪裏的自我评价与焦虑。

期待肯定、老想讨好每个人?两个练习,让你倾听自己的声音
图片来源:Pexels

从星星游戏中挣脱:我的心就是唯一依归

看见这个内在模式后,我一直思考着有没有挣脱星星地狱的可能呢?最后我想到两个办法:

1. 检视游戏规则:

我知道自己无法这幺快脱离这场游戏,也有可能终期一生都这幺玩着,那就改写规则吧!重新省视那些「可以得到星星」的标準到底是什幺?是来自从小到大各种「要当个好小孩」的教条?或是「要当个善良天使」的道德教化?这当中有哪些是自己真心认同且愿意做到的,把他们变成自己的新规则。

2. 换张不一样的贴纸:

把星星换成爱心吧!如果星星代表的是「他人的认同」,那爱心代表「自己发自内心的热爱」,以后做一件事时,要想到的是「这是不是我爱的?我想要的?我愿意的?」即使没有星星贴纸,我也愿意去,才是真正的爱。

最近开始尝试这两个新的运作模式,比如有一位曾参与我的採访写作工作坊的成员,在寻找採访对象时遇到瓶颈,请我提供协助。我当下的第一个念头是:「我要帮他!这样他才会觉得找我帮忙有用,而且我是好的讲师!」惯性的思维总是冲得这幺快,我们有时根本来不及觉察它。

但是下一刻,我立刻提醒自己要改变模式,于是我问自己:「帮助他人是我真心认可的行为吗?」我的回答是我真心认为给予他人适当的帮助很重要。再下一个问题就是:「我愿意提供给他协助,是因为我想要他的认可,还是我真心想要帮忙?如果他不会因此觉得感谢我,我也觉得没关係吗?」是的,我觉得没关係,我是出自内心觉得想要做这件事。(推荐阅读:我的生活他人奈我何?汪绮:「替自己贴一张喜欢的标籤吧」)

经过这个小练习后,当下我觉得比以前自由了许多,心里终于有另一个声音出现,在做决定时轻轻点醒自己。后来也运用在其他我本来非常在意的事,像是:「我好害怕在工作上出错,老闆会觉得我很糟糕,所以我特别注意把小细节做好。」自问那些问题后,我发现「其实老闆怎幺看我,我不在意,因为我自己知道即使犯了错,还是无损于我本质很棒的地方,如果他因此觉得我糟糕,我也尊重他的评断,那是他的自由。而我自己也真心在乎这些事情的细节,所以想把它做好。」渐渐学会接纳原本不喜欢的自己。

实验才刚开始,还在持续进行,可能是一辈子的练习,期待我能成为这场游戏的主人,不再是它的俘虏。

这两个小练习,分享给跟我一样疯狂玩星星贴纸游戏的朋友,让我们全然回归自己的自由,以自己的心为唯一依归。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