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表演艺术(上篇)‧艺术商业难并存‧爱美丽亚当快乐牧羊人

支持表演艺术(上篇)‧艺术商业难并存‧爱美丽亚当快乐牧羊人

 

支持表演艺术(上篇)‧艺术商业难并存‧爱美丽亚当快乐牧羊人爱美丽亚从小在艺术文化这片土地长成,年纪轻轻就开始栽培表演艺术者的工作,创办的剧场茁壮成长后趋向商业化发展让她感到心痛,毅然离开再栽培另一批新血。对文化艺术,她坚持教育岗位。自称牧羊人的她,今年正式推动爱心园丁计划,希望让有兴趣却没有能力的小朋友吸收戏剧艺术的养份,再引领另一批小羊儿往文艺的草原奔跑。40岁的爱美丽亚(Amelia)在槟城北海出生,年幼时每逢週末就会跟着妈妈往槟岛跑。不过,她们不去逛街购物,而是去参与艺文活动,看表演或艺文比赛,慢慢地培养出对艺术的兴趣。“那时槟城有两个场地,即中华大会堂及槟州大会堂时常有艺文活动,妈妈很支持,週末都会到槟岛参与。因此,我从小喜欢表演,包括音乐舞蹈,中学毕业后就向家人表明,我一定要读这一科,无论是音乐或是舞蹈。”中五毕业后,爱美丽亚就想修读舞蹈。当时,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有一则广告指要开设舞蹈系,于是她就去报读。不料,舞蹈系因人数不足而无法开班,她就改念戏剧系。“之前我完全不认识戏剧,不过想到反正与艺术有关,就打算先了解一下。结果,就这样唸了三年。毕业后,我很幸运,刚好有独中要请戏剧老师,我就有了这机缘开始教戏剧。”她说,那时刚好遇上经济大风暴,而她却幸运地找到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让她更坚持地要走这一条路。爱美丽亚年纪轻轻就开始在学校执教,数年后决定与三个朋友创办“Tea剧场”,主要以剧场教学。不过,十年后,她选择离开。一路走来,离开“Tea剧场”是她最痛苦的日子。“多年来,不可能一直都那幺顺利。最痛苦是离开`Tea剧场’时,因为我在`Tea剧场’十年,一直在栽培新的剧场老师和工作者,看着他们慢慢长大。可是,当团队越来越强大,就往另一个方向走,趋向商业化,我就觉得心痛。“我开始组织这个团队时并不是要往商业方向走,当然我也很开心,十年后它成长了,还可以往另一阶段走。所以,我不能自私地不让它往更高的地方发展,我唯有选择离开。”对她而言,艺术与商业不能并存。“有一位在中国发展的马来西亚导演向我分析,如果我走商业路向可以赚钱,但永远就只有一种超级明星的表演方法。如果我想在纯艺术这个领域发展,就只能求三餐温饱。结果,我选择后者。”她认为,朝向商业化发展的话,艺术的价值就会消减,就是一个为了生活而去做的作品而己。她没有办法接受这种改变。她淡淡地说:“选择艺术与教育,你就不能要求大富大贵,像明星般有豪宅名车。可是,我觉得生活没有过得很穷困就可以继续下去。我觉得精神上的富足更重要。我不想满足别人,满足不了自己,快乐就好。”她在泰国清迈见过当地的艺术表演者,他们都过得很平淡,走下舞台的生活,就是在家种菜自给自足,满足自己又满足别人。请小孩看演出2011年,爱美丽亚成立“我爱工作室”,换了一个新环境栽培新一批剧场工作者。4年后的今天,她推动“爱心园丁计划”,希望让没有能力的小朋友有机会接触剧场。“其实,我们很想做善事,请他们来看我们的演出,但是我们也是要生活,没有办法买票给他们,所以我就去找一些善心人士捐钱,然后就用这些钱买票,让他们来看演出。“我想做这计划很久了,今年才正式推动。我想让更多孤儿、残疾或贫穷的小朋友观赏我们的演出,让他们有机会进入剧场及认识艺术。”“爱心园丁计划”的第一次演出是4月在槟城,由爱美丽亚执导的《娜娜与阿鹿》皮影戏。这次刚好获得叔叔帮忙她向佛教会提出建议,所以反应非常热烈。对于有兴趣回馈社会的个人或团体机构,可以参与“我爱工作室”这样的基金筹备,让没有经济能力的小朋友或单亲家庭也有机会看演出。“我们没有限制,你要捐一张票让一个小朋友来看也可以。同样的,单亲妈妈想带她们的孩子来看,也可以联络我们(012-9197609或电邮[email protected])。叫我爱美丽亚爱美丽亚的原名是陈淑真,一直以来都在中文剧场,十年前到新加坡进修表演艺术有机会接触英文剧场,也为自己改了新的名字。她说,改名后的生活的确改变了她的演译生涯。“爱美丽亚(Amelia)是妈妈帮我取的英文名,我也很喜欢,就一直用到现在,即使是中文剧场。现在还叫我淑真的都是老朋友。”爱美丽亚在新加坡三年,开拓了很多视野,也开始认识马来西亚英文界与马来剧团的朋友。回国后开始跟他们有很多交流及合作,这也是她在剧场的一个转捩点。“剧场没有分语言,大家都是剧场工作者,应该有更多交流及一起工作的机会。”自力更生的一群谈到我国的艺文前景,爱美丽亚不得不批评说,儘管表演艺术在新加坡一样不蓬勃,但是新加坡政府还是会资助和支持他们的活动,并有一个专属的基金会管理与艺术家贴得很近。“反观我国政府完全没有用心的栽培,艺术文化部完全不了解我们的工作,一直以为艺术只是一种娱乐而己,我们真正的工作,或在做甚幺他们不会理会。“以国家剧院为例,他们代表国家文化,却只是让外国人看到我国平面的文化,并没有培养我国艺术家。他们请一批全职艺术表演者,每天就是表演给游客看。表演者的工作其实很辛苦,一天可能有两三场开幕仪式,他们只能在这些正式表演的空档找机会自己发挥。你说政府很注重吗?其实只是表面而己。”问她感慨吗?她说没有。“只是当政府没有资助我们时,自己就得自力更生,更加坚强。如果就此放弃或等一个机会,它更不可能发生。我小时有个梦想,等国家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后,也许政府会往艺术文化发展,但现在看来这日子越来越靠近了,就更加觉得不可能。”知识产权没获尊重对于马来西亚戏剧发展,爱美丽亚认为,艺术工作者的知识产权没有受到尊重。“大家都觉得反正你做了(作品),就送多几张票出来。其实,我们都是靠这些票房吃饭,我们自己也需要生活。当生活过得去的时候,我们才能继续往前走,包括提昇我们的技术和技巧,这样才能进步。”“我们开始的概念是助养计划,就是助养我们的艺术家,后来我觉得只是助养,有些年轻艺术工作者可能不会珍惜,没有好好地学习或提昇自己,所以我换另一个方式(爱心园丁计划),我们在工作的当儿,在我们真的付出或真的在探索时,同时也应得到应该的回报,这才能平衡。如果你只是拿(捐助)不去做,也许你不知道你可以走多远。”爱美丽亚还有另一个助养计划,就是助养艺术工作者到国外参加一些艺术节,开拓视野,让他们回国后可以继续发展。她本身也出国多次汲取戏剧的养份。“目前马来西亚还有很多保守封闭的思想控制着我们,这都是国家教育所致,很多思维没有办法开脱,所以我们必需到国外去看各国的表演,大家交流才能碰撞出火花,回来有了新的养份就一直往前。”她指出,她成立“我爱工作室”的第二年,就开始带团队去泰国清迈参加东盟偶戏节。为了学习,大家都是自己掏腰包。当然,大家也明白,不自费参加就无法看到更多。自称是牧羊人“我爱工作室”的团队共有七人,全都是表演艺术工作者。爱美丽亚是艺术总监,全职在剧场工作,包括导演、演员、灯光设计等等,在团队中主要是导戏。团队内的其他成员包括一个行政总监,全职在吉隆坡演艺中心工作,负责所有行政工作,比如书信来往和探索更多外国的艺术交流;一个技术总监,在不同的剧场做技术方面的后台工作;一个宣传小组主任;一个负责市场行销;还有一个是音乐创作及另一个负责设计。爱美丽亚对于能组成这个团体表示幸运。“他们都是马大表演艺术系毕业。我刚离开Tea剧场时认识他们,觉得如果那时不留住这群年轻人,也许他们就会往其他行业走。如果没有一个人带领,他们就没有头绪。他们各有专长,我就把他们凑合起来。”在名片上,爱美丽亚的职位是“艺思牧羊人”,她的意思是想要栽培更多的小羊。“我们不需要一直灌输他们(小羊),但我们需要给他们支援,带他们去正确的地方。因为有这样的概念,所以我们自称牧羊人。”她强调,每一个团都有它要走的路线,“我爱工作室”属于草根,希望让更多平民接触到剧场。“我们的宗旨是艺术、文化、体验,就是希望可以达到平衡点,让观众看到主流的演出之外,也可以在我们这种非主流里得到一些心灵上的昇华。”/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6.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