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男童「体型只有4岁大」!医:童年遭性虐

7岁男童「体型只有4岁大」!医:童年遭性虐

 

7岁男童「体型只有4岁大」!医:童年遭性虐

文/娜汀‧哈里斯(美国儿科学会「韧性计画」谘询委员会成员)

译/朱崇旻

如果一百个人都取同一口井的水来喝,结果有九十八个人开始腹泻,那我该一直开抗生素给这些人吃,还是停下来发问:「那口井里到底有什幺鬼东西?」

小时候的事件可能会毁了你一生的健康,这确实很可怕。 但如果导致这件事发生的机制是压力反应系统,那幺就有机会改变不幸的人生轨道。只要我们在孩子发育时及早发现问题,就能大幅改变他未来的身体健康。

7岁男童「体型只有4岁大」!医:童年遭性虐

就是不太对劲

我走进门的时候,迪亚哥正盯着墙上的小长颈鹿。「真是个小可爱。」我心想。他从长颈鹿壁贴移开视线,顶着一头蓬蓬的黑髮看我,对我露出笑容。他的母亲抱着三岁的女儿坐在椅子上,迪亚哥坐在她们身旁。我请他爬上诊察檯。他听话地跳上去,开始来回晃动双腿。

我翻开他的病历表,看到写在上头的出生日期之后又抬头看他一眼—原来这小家伙不仅长得可爱,还是矮个子。 我快速翻阅病历,想用客观数据证实我的第一印象。我比对了迪亚哥的身高和成长曲线,然后仔细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这位新来的病人,身高大约是四岁男孩的平均值。

乍听下没什幺问题,对吧?可是,迪亚哥已经七岁了。 奇怪。我心想。迪亚哥除了太矮,看上去就是个正常的孩子。我拿起听诊器,把椅子挪到诊察檯旁边。靠近一看,我发现迪亚哥手肘内侧有一片片粗厚、乾燥的溼疹,用听诊器检查时,我听到他的肺部有明显的气喘声。

迪亚哥学校的护理师要他来我这边看诊,是希望我评估他有没有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这是一种慢性病症,患者会有过动、无法专注和冲动的倾向。

7岁男童「体型只有4岁大」!医:童年遭性虐

我还不晓得迪亚哥是不是和其他几百万名孩子一样患有ADHD,但我很确定他有持续性气喘和溼疹,而且发育不良。 迪亚哥的妈妈罗莎紧张地看着我检查她儿子,紧盯着迪亚哥的视线满溢担忧。妹妹赛琳娜东张西望,忙着观察诊间里闪亮的医疗器具。

「妳比较习惯用英语还是西班牙语沟通?」我问罗莎。 她很明显鬆了一口气,靠上前。 我们用西班牙语讨论她在候诊室填写的病史表单。

在我说明身体检查的结果前,我提出每个病患都要回答的问题:「有没有什幺我该知道的事情?」

忧愁彷彿针线,使她的额头一皱。 「他在学校表现得不好,护士说吃药可能有帮助。这是真的吗?他要吃什幺药?」

「妳是什幺时候注意到他在学校表现得不好?」我问。

对话短暂地停顿,她的表情从紧张转变成泫然欲泣。 「医生啊!」她哭喊一声,接着开始用西班牙语滔滔不绝地道出往事。 我一只手搭着她的手臂制止她,然后探头出去请助理带孩子们去候诊室等妈妈。 我从罗莎口中得知了令人开心不起来的故事。

7岁男童「体型只有4岁大」!医:童年遭性虐

接下来十分钟,她将迪亚哥四岁时遭受性虐待的事情说给我听。当时罗莎和她丈夫为了应付旧金山夸张的房租,将家里的一个房间租给别人。那是她丈夫做工的同事,是全家都认识的朋友。罗莎发现那名男子入住后,迪亚哥变得比以前沉默、比以前黏人,但在她某天发现那名房客和迪亚哥一起淋浴前,她一直不知道儿子为什幺表现得不像平常的自己。

虽然夫妻俩立刻报警处理,把房客赶走,却无法扭转迪亚哥受到的伤害。当时还在幼稚园的迪亚哥表现变差了,而且长大后课业一年比一年落后。更糟的是,罗莎的丈夫一直责怪自己,无时无刻不显得愤怒。以前就很常喝酒的他,酗酒情况变得更严重了。

罗莎明白丈夫精神紧绷和酗酒对家庭不好,但她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从她对自己心理状态的描述,我强烈怀疑她患有忧郁症。 我告诉她,我们会帮忙治疗迪亚哥的气喘和溼疹,ADHD和发育不良的部分我也会想办法。罗莎叹了一口气,但至少看上去放心了些。

*本文摘录自《深井效应:治疗童年逆境伤害的长期影响》

7岁男童「体型只有4岁大」!医:童年遭性虐

译者:朱崇旻

上一篇: 下一篇: